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羞草

版权声明:全部原创。请以超链接形式转载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和本声明!谢谢!

 
 
 

日志

 
 

一抹残阳锁黄昏  

2009-02-14 23:19:33|  分类: 练笔瞎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下飞机,木头就感觉没有准备好,二十六度的气温,使得自己笨重的像大熊猫,情人节的日子原来南方这个城市已经这么热了,东北还零下呢。

  木头脱掉毛衣,毛衣是妈妈织的,二十五年前的作品,现在看来仍然很时尚漂亮,这本来是给另外一个男人的,但没送出去就发生了变故,这个男人,就是木头的父亲,但至今,就算妈妈终于在木头百般要求下讲述了二十五年来的故事,却仍然以那个男人相称,不肯让木头叫他父亲,木头理解,可心里却想,不管怎样,那也是自己血脉相连的父亲啊,二十五年的父爱缺失,让木头始终遗憾的委屈,但想到妈妈的辛苦,又很心酸。

  穿上衬衫,木头感觉轻松很多,简单洗漱一下,照照镜子,很帅,木头很满意,也很惊讶遗传的神奇,自己和手里那个男人的照片怎么如此相像,简直就是翻版。木头揣起照片,包好那件毛衣放进纸袋里,走出宾馆,是的,他要去找那个男人,他本应该叫他父亲的男人,说不准是为了什么,但是,他真的想去见见,虽然妈妈不会高兴,但,啊呀内心真的是非常的渴望,何况他只是想去见见,让那个男人知道母亲一个人带大了他的儿子,然后他会仍然回到母亲身边,他仍然只是母亲一个人的儿子--就像妈妈二十五年来一直强调的那样。

  离那个地址越来越近了,出租车里的木头内心越来越忐忑,帮他找到那个男人的朋友说过,老头晚饭后会在公园里陪外孙女放风筝。老头?外孙女?是啊,六十多岁的人了,是老头了,也会有外孙女了。只是他知道还有一个如此像他的儿子吗?木头不觉微微笑了笑,父子相认,那只是在言情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镜头吧。木头甚至想,自己见了那个男人,说出真相后,到底要不要喊他爸爸?尽管木头感觉背叛了妈妈,他是向妈妈撒谎出差才来到这个城市的。木头止不住的有些激动,毕竟,那是自己盼望了二十五年的父亲啊!父亲,离自己多么遥远的字样!

  木头走进公园,直接奔着朋友告诉他的方位快步走过去,放风筝的地方,木头抬头仔细找,朋友说过,那个男人和外孙女经常放的是一个大蜈蚣,鲜红的。一眼就看到了,飞的很高很高,飘啊飘的,木头忽然很羡慕,小时候从来没有人陪他放过这么高的风筝,那一刻,木头很希望他顺着风筝线找下来的人不是那个男人。然而,竟然真的是那个男人,尽管老了,头发白了,但木头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照片上的男人,他的从没见过面的父亲。木头很失望,怎么竟然没什么戏剧性呢,这么容易就找到了?木头走过去,观察着他,那个男人好耐心啊,对那个大概六七岁的小女孩轻声的说着什么,帮着小女孩扶着线,慢慢的放开手,小女孩快乐的大喊大叫着。

  这个场景很是温馨,木头想,自己应该如何开场白呢,真是把他难住了,难道过去就说,我是你儿子?正在这时,那个男人忽然看了他一眼,本来目光一扫就过去了,忽然像是愣住了一样,猛的又转头,盯着木头看,木头心跳加快了,也盯着他,两双相似的眼睛对视着,那个男人忽然摇了摇头,好像对自己嘀咕了什么,转过身去了。

  木头想了想,走过去,站在那个男人的对面,笑了笑:“先生,您好像认识我?”那个男人有些不自在,眼睛瞟了一下远处,摇摇头。木头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一位老太太正扶着那小女孩,木头想,这个大概就是夫人了。木头想起了妈妈这些年的辛苦,一个人独自承受那么多,可这个男人却一直在享受着天伦。木头忽然很是替妈妈不平,如果说当年妈妈错爱了一个人,那么这些年她已经受够惩罚了,难道唯一的儿子还要和眼前这个男人共享?那一瞬间,木头汹涌的内心一下子平静了,或许,妈妈当年的决定是正确的,这个男人选择的不是自己的妈妈,而是他的家庭,说白了,是为了他的那个女儿。妈妈说当年这个男人不知道已经有了木头,所以,她永远也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儿子。

  木头盯着那个男人看了一会儿,又笑了笑,很平静,转身走开了。木头自己都奇怪,自己会如此平静,从小就计划着和父亲的见面竟然是这样的,想像和现实总是千差万别的。

  “先生!”身后的那个男人在叫木头。木头回头,“您有什么事?”

  “先生,我们似乎有点缘分,您从东北来?”

  “呵呵,缘分?是啊,缘分,世界这样大,能说上几句话当然缘分很大了。先生您也好眼力,我是从东北来的。”

  那个男人忽然很是动容,犹豫一下,问:“您父亲也在东北吗?他...和您长的像不像?啊,我的意思是......您长的,嗯,很帅。”

  木头笑了笑:“谢谢,我父亲他...当然了,我们很像,他也在东北。”

  那个男人有些失望,但似乎又有些轻松,又摇摇头。

  木头也很失望,他决定回去了,回到母亲身边,永远不再去想父亲的事,因为这个父亲有他自己的家庭他自己的后代,他一直在享受着天伦之乐,甚至他都不知道有木头的存在,血缘上的父亲重要吗?不,他只不过仅仅是生物上的父亲罢了,二十五年来,他都没有尽过一天父亲的责任,忽然一个长大的儿子来认他做父亲,木头怎么能允许当年在感情上给过妈妈那么多伤害的男人有这样的便宜事!从这个意义上讲,木头不当他是仇人已经很大度了。这样想着,木头抱紧了纸袋里的毛衣,好像怕被人抢了一样,尽管最初他带来这件毛衣,是想送给那个男人的,但现在,木头认为,那个男人没有权利得到。

  木头这样想着,又抬头看看那个鲜红的大蜈蚣,心里很是酸楚。望望天空,太阳正一跳一跳的落山,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一切场景都有些恍惚,那一刻,木头感觉自己很有些傻,这个时候的他,应该在喝妈妈做的汤。

  木头回头又看了看那个男人,竟然感觉像陌生人一样遥远,自己内心汹涌了二十多年的波浪,被今天黄昏的这抹残阳,彻底的锁住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